亚搏欧国联比赛下注(中国)有限公司-拜登的政治讨伐:美国穿越临界点,进入政治内战

兔主席 20220903

拜登一直被认为是一位温和的、正统的、中间派的、人缘很好的、能够连接民主党与共和党,帮助美国人消除差异,重新团结起来迈向前行的总统。

9月1日,拜登在费城独立大厅发表了讲话,痛斥了特朗普及那些支持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议程(“MAGA”)的人们。他称特朗普和“MAGA共和党人”:

——代表着一种威胁美国共和国根基的“极端主义”(extremism)——他们想要推翻民主选举、他们无视美国宪法、不相信法治(rule of law),不相信人民的意愿;——他们使得平等(equality)和民主遭受攻击;——在MAGA共和党人眼里,美国只有暴虐(carnage)、黑暗和绝望;他们在传播恐惧和谎言。他们说谎,是为了获得利润和权力;——他们支持权威主义的领导人;他们在煽动政治暴力,威胁到美国的个人权利、对正义的追求,法治,乃至国家的灵魂(soul);——他们要让美国退回到一个没有堕胎权、隐私权、避孕权或同性婚姻权利的时代……

在这篇讲话里,拜登点了特朗普两次名,点了“MAGA”十三次,将其标签为一个极端主义、反民主、反法治、反美国的极端主义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。这是一场言辞极为激烈、极为上纲上线的声势浩大的政治讨伐。

在不久前,拜登还直接将特朗普及MAGA共和党人称为“半法西斯主义者”(semi-fascist),在美国由左到右都引起了很大的争议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在2020年大选,有7,400万的美国人投票支持了特朗普。截至现在,特朗普在选票里可能仍然有约40%的“铁盘”。

2016年总统大选(希拉里 vs 特朗普)里,希拉里曾经在一次募资活动里,称特朗普的支持者有一半都是“可悲的”(basket of deplorables),他们是“种族主义、性别歧视的、反同性恋的、排外的、反对伊斯兰的”(“They’re racist, sexist, homophobic, xenophobic, Islamophobic…”)。这是面向特定受众群体的活动里的讲话,因为贴标签贴得太猛,引起了轩然大波,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。他们当然更坚定投票支持了特朗普。这一次事件对希拉里绝无帮助。

2022年拜登的这次讲话,程度可是希拉里讲话所不能比的。这是现任总统在费城独立大厅前的讲话,受众是全体美国人。他相当于将半数美国人划为了反民主、反法治、反平等、推行政治暴力、信奉“半法西斯主义”、反对美国、动摇美国政治根本的极端主义者。

这个打击面可有点太大了。

这就是拜登(及民主党)对特朗普共和党发表的宣战书,也是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彻底“割席”。

拜登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这就是为两个月以后的中期选举最后一搏。如果这个选举里民主党丢掉了众议院,在剩下的任期里拜登就很难有任何作为了。而且在这样的政治颓势下,他有可能丢掉2024丢掉大选。

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热度远远不及总统大选,因此选民投票参与度不高。并且中期选举有个特征就是往往是对现任总统业绩表现的“公投”。如果民众对总统业绩不满,那么总统所在的政党就有可能在中期选举里落败。

美国现在各种经济社会政治问题与争议非常多,从通货膨胀(尤其是高涨的能源价格,对中产阶级影响很大),犯罪与暴力、外来移民、枪械管理、堕胎权等等。拜登的认可率一直很低,艰难维持在40%出头的水平。他知道如果中期选举变成了对他任期的公投,那结果不会太好。所以他需要重新设定政治议程,把中期选举变为一个重大的“斗争”(我们可以直接套用中文政治语汇里的“斗争”一词)

——一场围绕对“美国文化”的定义的斗争;

——一场围绕对美国生活方式的定义的斗争;

——一场围绕定义什么才算是“爱国”的斗争;

——一场围绕对美国根本制度和核心价值的定义的斗争;

——一场围绕对美国的“灵魂”的定义的斗争;

——一场关乎美国的未来和下一代的斗争。

拜登在做和MAGA共和党完全一样的事情:散播恐惧、焦虑;让一半的美国人对另一半美国人产生怨恨、愤怒甚至仇恨,基于此,动员尽可能多的民主党基本盘(以及共和党里的中间派/温和派)出来投票,提高民主党在中期选举里的机会。

拜登已经告诉了参加中期选举的民主党政客们:他们应该如何设定议程;他们应该在选举里说什么话。那就是,不需要过多地讨论当前的政策,而要把注意力聚焦在攻击特朗普和MAGA共和党运动身上。

拜登也向人们提前揭示了2024年总统大选中他(和民主党)的打法。2022年的中期选举就是2024年总统大选的一个演习,一个预演。

一切,都是拜登和民主党人深思熟虑之后的策略。

拜登,本来是被认为是一个可以团结人心的总统。但身处2022年的美国,连他也看到,只有制造和利用分裂、对立、冲突,才能带来更大的党派政治收益。进行这样的政治讨伐,有可能可以煽动本党选民的情绪,但也是一把“双刃剑”,会让共和党人非常愤怒,激发了他们出来投票的意志。

但拜登可能也没有选择了:这是背水一战。一切都只能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策略。

拜登的政治讨伐下来,美国也就正式穿越了某种临界点,进入了再无法调和的政治内战。

在下一篇文里,我们看看对中国的影响。

接下篇:进入“政治内战”的美国,对华政策会如何走向?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zainabkk.com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